彩票人工计划

多地开通低空旅游航线 运营企业仍存规模扩张难题

       通航“大众化”除了体现在挖掘飞行培训市场外,低空旅游也是其重点突破领域。

  在2019国际航联世界飞行者大会上,航空运动赛事进行得如火如荼。但记者注意到,前来参展的低空旅游相关企业寥寥无几,即便是有从事低空旅游的通航公司,在资料介绍中也鲜有提及相关项目。

  有航空小镇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低空旅游大多数由通航企业外包给专门的旅游公司,不过由于机场覆盖不足,这些业务规模仍然较小,盈利能力有待提高。

  预计产业规模达2000亿元

  当前,通用航空主要应用于飞行培训以及海洋监测、森林防火、医疗救护等作业类用途,如何切入大众消费领域一直是通航人思考的方向。

  “一般以低空旅游和飞行体验为切入点,这两类业务需求量较大。”湖南省有限公司运营总监谭素杰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目前公司正在与一家5A级景区进行旅游合作洽谈,已经与当地政府、旅游公司签订了协议,具体项目正在推进。

  据了解,低空旅游系通用航空旅游的民间概念,是指在低空空域(航空高度1000米以内)通过飞行器从事旅游、娱乐的活动。2016年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提出“到2020年,建成500个以上通用机场……覆盖农产品主产区、主要林区、50%以上的5A级旅游景区”的发展目标。

  此后,各地景区纷纷开启了低空旅游项目,湖北蔡甸的后官湖湿地公园、山西长治的太行山大峡谷、大同古城、扬州高邮湖等均加入低空旅游行列。依托千岛湖景区资源的浙江建德航空小镇招商人员邓志江告诉记者,小镇内从事航空旅游的公司大概六七家,现有跳伞、固定翼飞机、热气球等低空旅游项目,2018年高空跳伞体验人次有3000余人,直升机低空旅游体验人次接近4000人。

  2018年全国旅游工作报告提出,预计到2020年,全国通用航空机场将达500个,通航旅游30万人次,产业经济规模达2000亿元。

  投资体量制约业务扩张

  据邓志江介绍,由于通航公司自身运营旅游项目,会造成人力培养成本和市场开拓成本压力较大,所以目前低空旅游项目的商业模式,主要为通航公司与旅游公司合作开发旅游产品。不过,这些旅游公司往往规模比较小,且不是专门做低空旅游项目开发,所以整体还是处于起步阶段,需要扶持一段时间后才能盈利。

  然而,低空旅游的投资一般体量较大、培育期较长,这也制约了运营企业业务规模的扩张,一般旅游项目投资总额动辄数千万乃至上亿元。谭素杰介绍称,开发低空旅游需要购买飞行器,建设跑道涉及征地,还有飞行员、机务、塔台等一系列人才配备,虽然不少5A级景区想介入低空旅游,但投资体量大,还需要一个过程。

  正是由于投资成本较大,低空旅游的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目前低空旅游已经形成了梯次产品格局,客单价在400元左右的有动力伞、滑翔伞等项目,500元~600元价位的有旋翼机、固定翼飞机等,1000元左右的为直升机旅游,高端产品则为高空跳伞等。消费人群主要为80、90后群体和亲子游人群,普及程度仍然不高。

  更为尴尬的是,低空旅游所依赖的通航机场,能够持续性运营的并不多。邓志江告诉记者,虽然国内有180多个通航机场投入使用,但能够持续运转的很少,因为通航公司数量和驻足飞机量都比较少,有的机场没有几架飞机起降,但运营团队必须在,所以基本都是亏损的。

  在资本市场上,开通低空旅游业务的通航公司包括凤翔通航(已终止挂牌新三板)、华彬天星(872540,OC)等企业。华彬天星2018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实现营收3362万元,归属净利润亏损6876万元,正处于连续亏损阶段;凤翔通航2018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实现营收712万元,归属净利润亏损223万元。

  面对低空旅游普遍亏损的情况,谭素杰认为,目前整个通航产业还是萌芽期,距离爆发预计需要5年~10年,在此期间通航公司需要做好基础设施建设,加强人才培养,完善商业模式,逐渐培育市场。

  邓志江则表示,低空旅游与通航服务不是分割开的,未来仍是通航产业导入人流量最大的板块,现在需要做好整体规划布局,同步引入旅游项目、通航公司和生产研发项目,实现综合发展。